網站首頁 > 研究論述 > 失敗案例

京城白酒老大栽了,栽在了地產上……

發布時間:2021-05-10 12:03:12 瀏覽次數:185



京城白酒老大栽在地產上


  

  1499元的飛天茅臺仍然一瓶難求,15元一瓶的牛欄山銷量卻在下滑。

  茅臺與牛欄山,可以看作白酒行業的兩個極端。茅臺已經成了奢侈品,市場價飆升,很難進入尋常百姓家;牛欄山定位于大眾消費的“民酒”,以光瓶示人,一心深入到人民群眾當中。

  近些年來,牛欄山將京城二鍋頭江湖曾經的老大紅星摁在地上使勁摩擦,早已成為京城本土白酒品牌的老大。牛欄山2019年的銷售額超過了100億元,正式進入了“白酒百億俱樂部”,而曾經的“老大哥”紅星股份,2019年的收入僅26億元。

  牛欄山支撐著上市公司順鑫農業的業績,使其在白酒行業擁有了舉足輕重的地位。與其他白酒企業不同的是,順鑫農業除了經營白酒,還殺豬賣肉、搞房地產。

  2020年,雖然有豬肉板塊的增長支撐,但是,核心業務牛欄山賣得并不如往年好,再加上地產板塊的虧損還在繼續,致使順鑫農業成為了2020年業績波動最大的上市白酒企業之一。

  01、凈利潤下降48%

  20世紀90年代,由鄭曉龍、馮小剛執導,姜文與王姬主演的《北京人在紐約》在全國掀起了一陣收視熱潮。這是中國第一部全程在海外拍攝的電視劇,其中有一個關于二鍋頭的情節。

  姜文飾演的王起明,把正在搬貨的大衛(老外)叫到辦公室去喝酒。他手里拿著一瓶二鍋頭向大衛說道:“這叫二鍋頭,中國最好的白酒?!崩贤庖荒樀陌胄虐胍桑骸安皇敲┡_最好嗎?”王起明一本正經地說:“ 那是你們外國人這么認為的,我們北京人只喝這個 ?!?/p>

  的確,在老北京人眼里,喝酒就喝二鍋頭。

  據位于北京前門大街的源升號的館藏介紹,北京地區產的白酒,古稱燒酒,起源于元代??滴跏拍?,源升號趙氏三兄弟存仁、存義、存禮發明了掐頭、去尾、取中段,即蒸酒時舍去頭鍋和尾鍋產生的酒液,只取第二鍋的蒸餾工藝,也就是現在所謂的二鍋頭傳統釀制技藝。

  

  這項技藝傳承到今天,形成了京城本土白酒的主要競爭格局。其中,最大的兩家二鍋頭酒企,便是紅星與牛欄山。紅星將自己標榜為“二鍋頭的宗師”,潮白河西畔的牛欄山不甘示弱,自稱“正宗二鍋頭,地道北京味”。

  以前,京城人主要喝紅星二鍋頭。牛欄山地處北京遠郊順義,很不起眼??上?,紅星發展上出了問題,停滯不前,這些年已顯落寞。而牛欄山依靠大單品“白牛二”抓住了機會,以親民的價格、易被接受度數和香型,成為京城本土白酒第一大品牌已多年。

  不過,在高端白酒量價齊升的這幾年,低端品牌牛欄山對順鑫農業業績增長的貢獻,已經開始疲軟了,而且還有其他業務的拖累。終于,2020年,順鑫農業的業績出現了大變臉。

  

  2020年, 順鑫農業實現營收155.11億元,同比僅增長4.10%;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20億元,較2019年的8.09億元減少了48.10%,令人大跌眼鏡 。

  順鑫農業的主要業務包括三大板塊:白酒釀造與銷售;種豬繁育、生豬養殖、屠宰及肉制品加工;房地產開發。從營收占比來看,白酒、肉食、地產收入分別占年度總收入的65.66%、29.89%、3.61%。

  

  順鑫農業的白酒產品有“牛欄山”和“寧城”兩個品牌。其中,“寧城”位于赤峰,主攻內蒙古市場,在白酒業務中占比微??;而“牛欄山”作為核心品牌,影響著公司的白酒業務。

  白酒產業作為順鑫農業的第一大業務板塊,2020年,實現銷售收入101.85億元,同比減少1.01%;銷量為69.01萬千升,同比減少3.84%。這說明牛欄山的銷售情況不如2019年。

  豬肉產業作為第二大業務板塊,主要包括“小店”牌種豬及商品豬、“鵬程”牌生鮮及熟食制品。2020年,豬肉產業整體實現銷售收入46.37億元,同比增長30.26%,整體表現還不錯。

  地產板塊雖然占比最小,但是對業績的影響卻很大。

  順鑫農業的地產板塊主要是由全資子公司北京順鑫佳宇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簡稱“順鑫佳宇”)經營。2020年,順鑫佳宇凈利潤為-5.34億元,嚴重拖累了順鑫農業的業績。

  02、地產業務9年虧18億

  其實,順鑫農業起初并未涉及地產業,這項業務是公司曾經多元化的產物。

  順鑫農業最初由白酒廠和肉制品加工廠等整合而來。1998年11月,順鑫農業在深圳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作為北京市第一家農業類上市公司,上市之初,白酒和屠宰是其最主要的業務。

  

  上市之后,為充分發揮上市公司的優勢,順鑫農業開始多元化發展。2002年,就提出“適度發展房地產業”。2006年,順鑫農業通過股權置換的方式從控股股東順鑫控股集團手里拿下了順鑫佳宇80%的股權,正式進入房地產行業。

  在2007年年報中,順鑫農業提到, 順鑫佳宇通過掛牌出讓方式分別取得順義區站前街商業金融項目用地、順義區楊鎮一街東側住宅項目用地、順義區高麗營鎮項目用地三塊土地,成交價款合計5.66億元 。當年,順鑫佳宇就取得了3411余萬元的凈利潤。

  不止于此,幾年間,順鑫農業的業務已經擴大到十多項,包括白酒、蔬菜種植、種子種植、生豬屠宰、種畜養殖、市場管理、房地產、廣告、建筑、苗木、紙業、食品加工等。

  不過,在所有業務中,唯獨白酒業務在持續增長,重要性也越來越凸顯。于是,沒過幾年,順鑫農業又開始逐漸剝離廣告、苗木、種子種植、市場管理等邊緣業務。

  順鑫農業想通過“瘦身”打造一個“白酒業+屠宰業+房地產業”三足驅動的業務模式。但是,很快,順鑫佳宇的命運也來了個急轉彎。

  通過增資和收購等方式,順鑫農業于2013年完成了對順鑫佳宇100%的控股。當時公司的說法是,為保證房地產業務的持續發展,進一步提高了順鑫佳宇的市場競爭力和盈利能力。不過,2014年,順鑫農業就表示,圍繞公司總體戰略,房地產業務將逐步進行收縮性調整。

  2014年,順鑫農業實現營業收入94.81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3.59億元,而順鑫佳宇就貢獻了11.32億元的營收,凈利潤也有0.82億元。

  不過,這是順鑫佳宇最后的“倔強”。

  順鑫佳宇的地產業務包括住宅和商業地產,項目分布在北京、海南(文昌)、山東(曲阜)、內蒙古(包頭)等多個地區,從2011年開始,順鑫佳宇就開啟了連年虧損的模式 。

  

  從2011年到2013年,連虧3年;從2015年到2020年,已連虧6年。過去十年間,只有2014年是賺錢的,其他九年都在虧損,而且虧損在不斷擴大。

  處于虧損的這九年,順鑫佳宇的虧損總額達17.63億元。

  順鑫農業沒有披露過地產業務虧損的具體原因,只是在投資者關系活動記錄表中曾提到過2012年虧損的主要原因:順鑫國際商務中心辦公大樓每年的折舊和利息費用支出;上年除下坡屯定向安置房項目外,公司未開發和銷售新的項目。

  到2016年,包括已建和在建的商品房和商務中心,分布在海南、包頭和北京三個地區。中原證券分析稱,彼時,海南和包頭的房地產市場普遍供大于求,去庫存異常艱難。

  

  沒運營好,想剝離,也不容易。

  順鑫農業在2019年年報顯示,房地產開發業務作為公司擬退出業務, 在地產調控和需求不足的雙重挑戰下 ,公司堅持存量房產去化和項目整體處置同步推進的思路,加快資金回籠。

  截至2020年年末,順鑫農業存貨的賬面價值72.91億元,占總資產的33.64%,其中房地產存貨賬面價值占存貨賬面價值比為74.05%,房地產存貨賬面價值重大。

  在2021年4月份公告的投資者關系活動記錄表中,順鑫農業稱,公司退出地產業務的決心不變。在主動去化的同時,也在尋求整體或部分項目剝離方案,以盡快解決歷史遺留問題。

  “2020年地產去化工作取得了一些成績,海南的項目已經清盤,包頭項目還有一些尾盤,預計今年上半年完成去化。今年我們重點是聚焦北京,通過多種方式,比如積極尋求合作方、處置存量土地的方式等實現地產盡快的退出?!?/p>

  未來,順鑫農業將繼續聚焦酒業、肉食兩大主業。

  經過多年的“擴張”與“瘦身”,順鑫農業還是回到了最初的樣子——白酒和肉食兩條“腿”前行。

  03、牛欄山就豬肉還香?

  聚焦在“喝酒”與“吃肉”兩大板塊,就一定香嗎?

  先來看看“吃肉”這塊業務。

  順鑫農業在2020年報中表示,公司的豬肉產業擁有集“種豬繁育-生豬養殖-屠宰加工-肉制品深加工-冷鏈物流配送”為一體的完整產業鏈。在北京地區豬肉產銷量處于領先地位,公司在北京擁有單廠300萬頭的屠宰能力和單體4萬噸的冷庫儲藏能力,規模優勢明顯。

  不過,從收入構成來看,順鑫農業肉食產業最主要的是屠宰業務。2020年,整個肉食業務的收入是46.37億元,屠宰業務就貢獻了其中的42.09億元,而種畜養殖業收入為4.27億元。

  在養豬行業,牧原股份和溫氏股份是中國最大的養殖戶,二者分別擁有自繁自養一體化、“公司+農戶”的養殖模式,有各自的優勢和特點。在屠宰行業,龍頭雙匯發展深耕多年,擁有年屠宰生豬2300多萬頭的產能,2020年光屠宰業收入就達482.67億元。

  

  順鑫農業并未透露過自己的養殖模式。不過,巨頭籠罩之下,順鑫農業的豬板塊極具區域性。

  2020年,豬價高企,養豬行業都賺了大錢。順鑫農業的養豬業務增幅也很大,但是占比太小。而屠宰業務雖然占比較大,但這是一個低毛利的行業,并不怎么賺錢。2020年, 順鑫農業的屠宰業務的毛利率只有2.70%,比雙匯發展屠宰業務7.17%的毛利率差了很遠 。

  更重要的是,整個豬肉產業受豬周期、疫病等的影響很大,業績并不穩定。2018年,受豬周期和非洲豬瘟的雙重影響,豬肉產業相關的企業的日子過得都不好,順鑫農業尤甚。2018年,順鑫農業的屠宰業務的收入減少了20.23%。

  順鑫農業在2021年4月份的公告中表示,計劃加大在生豬養殖板塊投入,在北京、河北、陜西等地布局多家規?;B殖基地,擴大養殖規模,提高生豬供應能力。不過,豬肉價格已經在下行了。

  對于最核心的白酒業務而言,順鑫農業在行業里是一個較為特殊的存在。

  高端白酒如貴州茅臺講的是稀缺性的故事,產能有限,靠提價可以保證業績的增長。順鑫農業不同,牛欄山以低價親民縱橫白酒市場,超級大單品“白牛二”的售價不過15元/瓶,但是,提價對其而言是很敏感的一件事。即使一瓶漲一兩塊錢,也會影響銷量。

  從順鑫農業白酒業務的收入和銷量可以看出,二者正相關性極大。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說,順鑫農業白酒業務的增長,主要靠銷量驅動。實際上,順鑫農業白酒銷量位居行業之首。

  

  白酒行業以高毛利著稱,但是,牛欄山作為低端白酒的典型,量大但利較薄。 在上市白酒企業中,順鑫農業白酒業務的毛利率屬于最差的一檔 。

  高端白酒如貴州茅臺,2020年的毛利率為91.41%;次高端白酒如洋河股份,2020年的毛利率為72.27%;中低端地方酒企如金徽酒,2020年的毛利率也達62.51%。近幾年,順鑫農業白酒產品在結構升級,但毛利率卻在持續下滑,2020年只有39.22%。

  白酒行業已經告別了量的增長,產品結構升級勢在必行,尤其是中低端品牌。不過,牛欄山低端親民的形象已經深深地烙在了人們心中,因此,產品結構升級是一件很難的事 。

  順鑫農業在年報中將白酒產品分為三擋:500ml的價格在50元及以上的被劃分為高檔酒,在10元以下的被劃分為低檔酒,在10元到50之間的被劃分為中檔酒。

  

  近幾年,順鑫農業在大力推廣和培育中高檔產品,但是,2020年,收入最多的依然是低檔酒,占白酒業務收入的75%左右;其次是中檔酒,占比15%左右;高檔酒僅占10%左右。同期,高檔產品的收入還下滑了12.68%。

  高端白酒市場繁榮的背后,是行業在不斷二八分化。強者恒強,擠壓式增長,弱者只會更弱。

  當然,這個過程中一定會有兼并和淘汰。牛欄山作為低端白酒的代表,產品升級很艱難,還得面臨同級別選手的挑戰。

  這不,上市公司大豪科技正在謀劃資產重組——老對手紅星股份要曲線上市了。

  如果順利上市,借助資本的力量,紅星必定會加速擴張。那時候,京城的二鍋頭江湖,又將迎來新的腥風血雨。

 ?。ㄗ髡哓讖i,編輯丨劉肖迎)

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區南園路68號上步大廈11樓    

沈坤專線:13825239378  郵箱:szakun@vip.sina.com

沈坤微信:szakun  公眾號:橫向思維(skhxsw)

電話:13825239378  沈坤

 

 沈坤新浪博客


Copyright © 2014 深圳市雙劍破局市場營銷策劃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網友投稿請寄:szakun@vip.sina.com

網站編輯:沈坤

技術支持:百隆瑪網絡   

人妻斩り63歳无码_扒开粉嫩小泬的图片_东北普通话刺激对白国语高清_久久精品青草社区